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卡罗琳愣了愣,随即改口:“卡罗琳不和主人赌,主人永远是主人,所以主人会赢。”

    夏凝笑了笑:“我是想说,赌易云睿多少天不回家。我赌三天,然后你说我会赢。”

    卡罗琳瞬间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这个能拿来赌么?

    主人这是在‘自娱自乐’?

    还是在嘲讽着自己?

    “主人,还是先回云凝居吧。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先回去洗个澡,休息一下,然后再出去找个人。”

    主仆两人在聊天时,车子已经回到了云凝居。

    卡罗琳小心的扶着夏凝下了车,看到这偌大的宫殿,夏凝心里一阵慨叹。

    这里是易云睿为她设计的。

    她跟易云睿还是住军区宿舍时,易云睿说过要起一间大的。

    呵,现在看来有些物是人非了。

    好像也就只是几天时间而已,易云睿好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而她跟易云睿的关系,已经恶化到这样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家,可能接下来的几天里也不会回家。

    她不听他的话没错,他警告过她,后果自负的。

    这个后果,对她来说是极其诛心的。

    假如时光倒流,再来一次,她一样是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没办法眼睁睁看着易云睿出事!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夏凝对卡罗琳说:“不用扶我,我到房间去。”

    她是将死之人,人生除死外无大事,从今天开始,她得要‘独立’。

    独立的完成一些事,一些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完成的,必须得把时间‘压缩’一下,从许多年变成一年。

    不能再让情感支配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会浪费很多时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还是陪着你吧。万一你晕倒在浴室里的话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凝想了想:“我不关门,你在门外守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浴池里已经放好了温水,夏凝整个身体泡了进去,四周雾气萦绕。

    泡个澡,然后好好的睡一觉。

    易云睿对着她不容易生气,但真的生起气来,没那么快消气。

    已经持续三天了。

    可能还要持续下一个三天。

    再来三天……

    或者三个月也不一定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夏凝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几天,她叹的气,是这几年来的总和。

    算了,不泡了。

    夏凝站起来,围了浴巾。

    然后走到床上,躺下。

    卡罗琳一直紧紧的注意着她,担心她摔倒。

    夏凝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已经几天时间了,这床还有他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样的……让她着迷。

    她没能力留住他……没能力让他一辈子对她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是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以易云睿的能力,送上门的女孩很多。

    她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留在这里一分,她就眷恋他一分。

    然后无法自拨。

    如果她离开,易云睿要找她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她要见他的话,却有着许多的困难。

    没有易云睿的许可,她连军区大门也进不了。

    夏凝的手紧紧的握着被角,不行,这不公平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想让他见,也得真的让他进不来才行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