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多谢陛下赏识!”唐青俞行了一礼表示谢恩。

    就这样,盛无羡一事便结束了。

    待到皇帝回去,秦凌提议道:“不如我们去喝一杯庆祝一下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好的,走吧。”唐青俞附和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在天香楼重聚,秦凌想起唐青俞昨晚的事,不禁问道:“昨晚你怎的突然去堵盛无羡了?你知道他会逃?万一当时你带的那些人打不过盛无羡,那可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唐青俞看出了秦凌眼里的担忧,知道她是真担心自己,不禁宽慰道:“从我们入京那一刻起,我便派人去盯着盛无羡,以防他逃脱,看着他去了宫里找太后,我便知道太后不会帮他,于是便带了人马在郊外等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!”秦凌语气里有些怪罪,唐青俞再怎么说也是她的义兄又不会武功,若是出了什么事,她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这个确实是我疏忽了,当时得到盛无羡进宫的消息我便带着人马走了,怕晚一步就被他发现,于是便没有告诉你们,让大家担心了,我自罚一杯。”说完唐青俞便从桌上拿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待喝完那杯酒又道:“如今我已晋升为左相,又是皇帝那边的人,自然可以增加皇上的势力,只是这样所有的功劳便在我头上,对不住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秦凌笑笑:“什么揽功不揽功,我们自家人说这些见外的话作甚,只是担心你怕发生什么危险罢了,你们说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诸葛云乐和秦凌对视一眼,裴温也笑了:“那是自然,都是自家人,大家都不会放在心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们举杯庆祝盛无羡这个老滑头终于被除掉了!”秦凌出声道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四人便举起酒杯共同畅饮。

    秦府中,诸葛云乐为防着裴温对秦凌下手,自己竟搬来与秦凌同住,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这天诸葛云乐照往常一样跟着秦凌,“你干嘛啊?每天这样跟着我!”秦凌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守着你啊,免得你被那些心怀不轨的人掳了去!”诸葛云乐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秦凌知道他说得是裴温,知道他又是吃醋了,勾起一抹笑意,“那你可要跟着我去茅厕?”

    诸葛云乐一听顿时黑了,“你自己去!”

    秦凌见他这样,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诸葛云乐眼看裴温定下的婚期将至,心里不禁着急起来,这天待秦凌睡下后,诸葛云乐便悄悄去了裴温房间。

    裴温正在喝酒,听见有人敲门,“进来吧。”也没问是谁,便开口让来人进来。

    见来人推门而入,一看是诸葛云乐,当即便明白他是来干什么的了,该来的还是来了,裴温心里哭笑。

    “诸葛兄来了,快坐吧。”裴温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在这喝什么酒?”诸葛云乐疑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想喝变喝了,你要来吗?”裴温拿起酒壶对诸葛云乐问道。
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